□本報記者劉百軍
  近年來,由於金沙江下游的雲南省昭通市境內新建白鶴灘、溪洛渡和向家壩三座大型水電站,沿線綏江、永善等地需要大量移民,土地徵用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及日常生活等諸多法律問題凸顯。
  為保證重點工程建設順利進行,昭通市法律援助部門在辦好一般法援和不占用國家專項法援資金的同時,多方籌資,降低法律援助門檻,辦理法援案件。
  位於昭通市最北端、金沙江下游南岸的綏江縣,地處四川、雲南三州市結合部,肩挑溪洛渡、向家壩兩座大型水電站,是向家壩庫區淹沒損失最大、移民任務最重的移民大縣,也是雲南目前唯一因電站建設需整體搬遷縣城的縣。
  “我亡故丈夫黃光銀住房補貼金3萬多元被兒媳周春琴拿走,今年2月17日我申請了法律援助,現在已經辦理成功。”7月30日上午,綏江縣司法局,一身黑色大衣的老婦張明富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
  綏江縣司法局副局長凌玲告訴記者,張明富共生育4個子女,周春琴是老三兒子黃宗泉的老婆,黃宗泉2008年意外過世,根據婚姻法解釋二的相關規定,黃光銀所享有的住房補貼為夫妻共同財產,張明富與黃光銀各應享有16260元。黃光銀去世後其享有的16260元財產應由張明富和4個子女繼承,每人可以繼承3252元。因黃宗泉先於黃光銀死亡,應由黃宗泉繼承的財產份額由其與周春琴獨子代位繼承。因此,住房補貼應做如下分割:張明富分19512元,黃建英、黃宗平、黃麗方及黃宗泉與周春琴之子各分得3252元。扣除張明富已經領取的13008元,張明富還應分得6504元。
  “經審查,確認張明富是綏江縣的移民搬遷戶,符合法援條件,當場就指派雲南懷華律師事務所徐通科、劉新桂兩位律師作為代理人。他們在研究張明富家庭具體情況後草擬了民事起訴狀,當日上午就把訴狀交到綏江縣人民法院。”凌玲說。
  “辦理像張明富這樣的移民法援案,我們只審查她是否具有移民身份。”綏江縣司法局局長謝明輝說。
  “為切實支援好電站建設,我縣始終把做好移民法援工作作為促進和諧移民的重要保障,不斷健全法援網絡,降低法律援助門檻,儘力做到‘應援盡援’,使大量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綏江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羅朝碧說。
  7月31日,記者來到與綏江縣接壤的永善縣。
  “永善位於昭通市北部,總裝機1368萬千瓦的溪洛渡水電站距縣城只有3千米。為支持電站建設,全縣涉及9鄉鎮、移民人口1萬餘戶4萬多人,移民工作自2002年啟動。”永善縣司法局副局長趙少波介紹。
  記者瞭解到,昭通市10縣1區共有庫區移民約16.5萬人。而讓記者生疑的是,一方面庫區移民數量巨大,另一方面法律援助有其固定的標準,降低援助門檻會不會占用國家規定的法律援助專項經費從而影響一般性的法律援助工作呢?
  “移民數量雖然高達16.5萬,但不是每個移民都來申請法律援助,有的根本就不需要,只有其中一小部分移民由於離開原來的環境,容易發生一些不可預測的事件,這一部分移民群體糾紛具有複雜性和突發性,需要對其進行法律援助。為此,我們向雲南省司法廳和雲南省移民局爭取了部分專款,專門用來解決移民法律服務問題,不占用法律援助專項經費。”昭通市司法局局長石邦雲說。
  據記者瞭解,昭通市司法局在做好日常法律援助工作的同時,不斷延伸法律援助觸角,該市在145個鄉鎮(街道)司法所建立了法律援助工作站,1274個村委會(社區)設立了法律援助聯繫點,健全了法律援助聯絡員、信息員,在昭通監獄、昭通強戒所、工、青、婦、殘聯、老齡辦設立法律援助工作機構,法律援助工作機構基本實現全覆蓋。
  “2013年以來,全市開展法律援助‘六進’活動25場次,創建‘法律援助進萬村’村莊838個,培養‘法律援助明白人’9萬餘人。”昭通市司法局法律援助工作管理局局長陳聯勇說。
  (原標題:昭通多方籌資解移民法律服務問題)
創作者介紹

辦公室清潔

fb10fbtzx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